萧山在线,萧山新闻网,萧山信息网,萧山信息港,萧山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萧山房产 >

山东郓城:旧城改建频现“鬼拆屋”

时间:2018-04-25 11: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1.com
“我合法拥有的房屋竟然被偷拆了,我报警可公安局不立案;我找检察院和信访部门,人家都不管!我家的房子在郓城县政府的旧城改建范围内,因为补偿不到位,我没签定补偿合同,并提起了行政复议。但就在此期间,房子竟被人在凌晨给偷拆了,家中价值5万元左右的

“我合法拥有的房屋竟然被偷拆了,我报警可公安局不立案;我找检察院和信访部门,人家都不管!我家的房子在郓城县政府的旧城改建范围内,因为补偿不到位,我没签定补偿合同,并提起了行政复议。但就在此期间,房子竟被人在凌晨给偷拆了,家中价值5万元左右的家具、家电等被埋在了废墟里。我立即打电话报警,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多次拨打了110电话,都没人接听;天亮后,我妻子再报警,警察虽然出警了,但取证之后就没了音讯,后来得知公安局根本就没立案;我找其他部门也没人管!我和妻子都下岗多年,孩子还在上学,老父亲偏瘫多年,日子本来就很苦,这件事让我们雪上加霜:老父亲不堪房屋被拆的打击,瘫痪在床了,老母亲也因此脑梗瘫痪在床。我只能和姐姐一起照顾二老,可姐姐的公公婆婆同样瘫痪在床,我们的日子可怎么过啊?!”2015年3月24 日,接到郓城县南城社区居民朱道依投诉材料的记者,赶到了事发地进行采访。

凌晨偷拆

踏着残砖断瓦,记者来到了位于郓城县城东门街南段路西富强中段的一栋已经倒塌的楼房前。

面容憔悴的朱道依告诉记者:“这就是我家的楼房。”随后,他向记者做了如下叙述——

“2015年1月27日,郓城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以房屋征收单位的名义,在我家楼房的墙上张贴了《郓城县人民政府关于实施南关片区旧城改建项目被征收人朱道依房屋征收补偿的决定》{郓房证补(2015)03号)},明确了征收实施期限和被征收人提起行政诉讼或行政复议的法定期限和权利。该决定还明确显示我的房屋面积是232.5平米。经山东宏远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给我的补偿总价是54.86万元:若选择产权调换,给我的回迁面积为232.5平米,安置面积内回迁安置房平均价格为每平米2335元。”

“我的房屋有所有权证,我的楼房总占地面积多达300多平方米,就给我补偿54.86万元,仅仅是同等地段楼房均价的一半,相差40多万元啊,这也不符合相关的补偿规定啊!”说着,朱道依把《房屋所有权证》和《郓城县人民政府关于实施南关片区旧城改建项目被征收人朱道依房屋征收补偿的决定》递给了记者。

朱道依手持自己的房屋所有权证在被拆的房屋前向记者介绍相关情况。

翻开《房屋所有权证》,记者看见在所有权人一栏中,标注的是“朱道依”,该证的颁发日期为2009年9月21日。

“他们没有依法补偿,补偿严重不到位,我决定提起行政复议。”朱道依指着《郓城县人民政府关于实施南关片区旧城改建项目被征收人朱道依房屋征收补偿的决定》中的“被征收人对本补偿决定不服的,可在本决定公布之日起60日内依法向菏泽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或在3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条款对记者说。

“2015年2月5日,菏泽市人民政府受理了我的行政复议申请。 我们全家满怀希望地等待复议结果!”朱道依称。

“早在2014年4月我家这一带就开始拆房子了,这样的环境不适合老父亲老母亲居住,在9月我就租了房子,但是家中有亲属给照看。3月8日,亲属临时有事回老家,可偏偏就在这天夜里就出大事儿了!”朱道依说。

“3月9日凌晨1点多,老街坊打电话告诉我说我家的房屋正被人用一辆大型挖掘机偷拆!当时我正在济南打工,一下子就蒙了,稍稍冷静之后,我就想起了警察,立即拨打菏泽当地的110报警,尽管打通了多次,却一直无人接听!”朱道依称:“这怎么可能啊?!”

“我业务缠身一时脱不开,没有办法只能安排在郓城的妻子等天亮了再报案。”朱道依称:“熬到了早上6点30左右,我妻子继续拨打110,电话终于接通了,郓城县公安局城郊派出所宋警长很快赶到了现场,并拍照取证。我和妻子都想,终于有希望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了!”

“但是,我们高兴得太早了,宋警长他们离开之后就没了下文!”朱道依称:“ 3月11日下午3点多,我赶到城郊派出所找宋警长,值班人员说他外出了。12日8点多我电话联系了宋警长,他告诉我10点多去找他。然而10点时我给他打电话,就没人接了。后来我找到公安局询问相关情况,得知根本没有立案!有人告诉我,他们管不了,让我们找其他部门!”

“保一方平安是你公安局的责任,我合法拥有的房子被偷拆了我报案你不管你让我找其他部门天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3月12日,我满怀希望地去郓城县检察院控申科举报郓城县公安局不作为的行为,但我被推到了县信访办,县信访办随后又把我推到了郓城县南城区块建设指挥部,一位姓侯的领导接见了我,叫我在合同上签字,并说房子已经被拆了,就认命吧。”朱道依称:“这房子是我全家老小安身立命之所,是用我家两代人的全部积蓄修建的,被别人偷偷地给拆毁了,怎么能说认命就认命?!”

“我问郓城县南城区块建设指挥部这房子是不是他们拆的,他们回答不是;我问开放商一方,他们也说不是他们干的,那么这房子是鬼雇佣的挖掘机拆的?!”朱道依盯着记者说。

一张床上的两位瘫痪老人

在玉皇庙镇朱湾村的一间破败的民房里,有一张用门板等临时拼凑的大“床”,在这“床”上躺着两位老人,他们就是朱道依的父母。

自从记者走进屋中,朱道依的老父亲就没有醒来过。老母亲则挣扎着试图起身跟我们打招呼,却没能成功。朱道依的姐姐朱爱萍连忙上前帮忙。

朱爱萍告诉记者,房屋被偷拆的噩耗致使76岁的老母亲亓秀兰瞬间脑梗,后瘫痪在床。此前,她还能照顾83岁的老伴儿朱以德。

“俺爸虽然在2008年前后就偏瘫了,但在他人帮助下还可行走,但得知房子被偷拆的消息后,就完全瘫痪在床并记忆全部消失了……面对这样的两位老人,我只能和姐姐一起全力照顾,而姐姐的公公婆婆也都还瘫痪在床!”朱道依称:“我们怎么活啊!”

房屋被偷拆的噩耗致使朱道依76岁的老母亲瞬间脑梗,后瘫痪在床。此前,她还能照顾老伴儿朱以德。虽然在2008年前后偏瘫,但在他人帮助下可行走的朱以德,得知房子被偷拆的噩耗后,便记忆消失,瘫痪在床……面对这样的两位老人,朱道依只能和姐姐一起全力照顾,而姐姐的公婆同样都瘫痪在床。

并非个案

采访中记者得知,遭遇“鬼拆屋”的不止朱道依一人。

“给我家的补偿,也很不合理,占地500多平米的一大片房屋,仅仅给60多万元补偿,我就没有签补偿协议!”3月25日晚,郓城县南城社区居民樊祥磊对记者说。

“3月9日凌晨1点多,我家的房子被人偷拆了!”樊祥磊称:“我找公安局,人家说管不了,让我找别人去;我找信访办,也没人管!”

“到现在,我不知道房子是谁拆的?”樊祥磊很沮丧。

南城区块建设指挥部:不是我们干的

3月26日上午8时40分许,记者来到了郓城县南城区块建设指挥部。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